来源:海上客

自己公司的员工在公司办公场所自杀身亡,脸书公司有没有一句话、哪怕一个词对陈勤表示悼念呢?有没有一句话、哪怕一个词安慰家属呢?有没有公开表态配合警方调查呢?有没有安抚前来悼念陈勤的脸书员工、前员工和关心他的民众呢?

文 | 海上客

脸书(facebook)华裔全职员工跳楼自杀身亡,然而脸书第一时间发出内部通知,不允许职员在网上发帖议论此事。海叔不禁要问——说好的言论自由呢?怎么跑到脸书公司自己身上,就变成不准发帖了呢?这脸书的脸,还要不要呢?

外媒报道9月26日脸书自杀华裔员工悼念仪式截频,称脸书不让员工讨论这件事

自杀事件发生在硅谷当地时间9月19日。当天11点30分,警方接到电话,称有人在脸书公司硅谷总部一幢4层楼房房顶往下跳楼自杀。警方到达时发现跳楼者已无任何身体反应,送到医院后证实已经死亡。经过调查,死者是一名38岁的脸书全职员工,名叫陈勤(qinchen,译音),来自中国。从履历上看,死者学习、工作能力皆较强。他是浙江大学1999级毕业生,到美国后,用了两年功夫,在南加州大学读了个计算机硕士学位。2013年开始留美工作,曾在思科、ryzlink等公司工作过。2018年3月,其来到脸书公司任职。干了1年零8个月,竟然选择了自杀。

9月26日,人们来到脸书公司门口对陈勤进行悼念

令人愤怒的是,在陈勤自杀后,脸书公司不仅没有公布调查取证的进度,甚至不允许员工讨论这件事。为此,9月26日,许多人来到脸书公司门口,不仅悼念陈勤,更是在声讨脸书公司。硅谷工程师安布尔(amber lum)说:“脸书公司自己采取沉默对待此事,还想要通过时间来掩盖这件事。我们每个人看到这个事情发生,都会感到同情,并且很难过。”

刘女士认为脸书把事情埋下来 图 | 外媒截频

悼念集会的发起人刘女士对着前来采访的媒体说:“许多人并不认识这位自杀的脸书员工,但对他的死感到痛心。脸书以担心假消息和谣言为理由,不让员工讨论这件事,这实在令人感到愤怒!我们希望大家能更多地了解这件事——为什么一个工程师,在他工作的地点——四楼,一跃而下。这么大的事情,脸书应该给与更多的说法。而不是说就把这个事情给埋下来!我认为脸书应该做得更多,最起码能更透明地给公众一个交代!”更有脸书公司员工尹义(yi yin,音译)称,脸书公司应该给员工一个明确的说法。“公司不给我们一个说法,我们就得给公司一个说法!”

脸书公司发言人奥斯汀只拿出搪塞之词 图 | 外媒截频

然而,脸书公司的公关奥斯汀却只拿出搪塞之词,称:“出于谨慎、尊重和私隐,暂时不对死因和调查做出任何评论。”她还说这是“基于防范自杀专家的意见”而采取的措施。

海叔不得不说,奥斯汀所言,亦即脸书公司的官方表态,除了展示了一种冰冷的公关伎俩之外,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性展示!自己公司的员工在公司办公场所自杀身亡,脸书公司有没有一句话、哪怕一个词对陈勤表示悼念呢?有没有一句话、哪怕一个词安慰家属呢?有没有公开表态配合警方调查呢?有没有安抚前来悼念陈勤的脸书员工、前员工和关心他的民众呢?

人们在脸书标志前,为自杀者献花

至于陈勤自杀的原因,目前有不少传闻指向是由于印度籍主管阻挠他升职。其中,一名叫派崔克(patrick shyu)的脸书前员工透露,陈勤是是脸书广告团队的一员,在压力非常大的一个组工作。“他正遭到上司霸凌和业绩下滑的双重压力,可能被解雇。”派崔克说。

海叔注意到了脸书公关词中所谓的“防范自杀专家”所言云云。一家号称朝气蓬勃、向往自由的互联网公司,竟然和“防范自杀专家”有密切联系,可见自杀问题在脸书绝不是个案。海叔认为,脸书公司不过就是升级版的血汗工厂!it界的榨取白领工人想象力与学养作为剩余价值的机构!

高通公司圣迭戈总部ay和az大楼

陈勤的自杀,绝不是美国此类“血汗工厂”的个案!去年6月17日,位于美国圣地亚哥的高通公司(qualcomm)总部,既有一位华裔工程师大卫吴(david wu)从六楼跳下身亡。吴先生毕业于清华大学,后到多伦多大学攻读博士,2008年进入高通,担任基带集成(modem integration)部门的全职工程师。2015年高通裁员,吴先生失业。在失业三年后选择了回到原来就职的公司自杀。当时,高通公司选择的处理方式是——在一个供大公司员工讨论裁员信息的论坛“thelayoff”疯狂删帖。网站管理员给出的理由是“担心大卫吴的行为刺激到其他同事”。

海叔注意到,好歹高通的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称:“对于高通而言,这让我们感到悲伤。在这个困难的时期,我们要向我们的员工提供支持。这是一个私人家庭问题,我们不能提供更多细节,但我们要向大卫吴先生的家人、朋友和同事表示最深切的哀悼。”

比起大卫吴来,陈勤是脸书的现职全职员工,他死了,脸书连一封假惺惺的哀悼信都没有,说其毫无人性,是否一点都不过分呢?

永利会 磨丁赌场 鸿运国际 bbin老虎机 博天堂现金网